追蹤
★☆ Starry.elfland ☆★
關於部落格
星光閃閃的小精靈王國
  • 36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[靈夢、魔理沙] 喚
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神社走廊,靜靜地喝了口茶,眼中溫順的「幻想鄉」隨之被嚥下,沒有異變的日子總是和平得像杯清淡的茶,又或是像睡著的靈魂一樣安穩地呼吸,即便最吵鬧的訪客來了也只是夢一場──說曹操曹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霧雨魔理沙難得不騎著掃帚直接飛闖進來,身為人類但也是魔法使的他,雖然本身就能飛,卻堅持佩帶掃帚作為形象。今天這形象被輕靠廊柱,留下一張沒有臉的魔理沙,安靜地坐上走廊:這是魔理沙嗎?博麗靈夢準備倒第二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靈夢!」一開口就急促而慌亂,魔理沙望向靈夢:「哈、嗨!──你好嗎?」戰戰兢兢:這是魔理沙嗎?藉口人類壽命有限而經常對魔女的藏書「有借未還」的霧雨魔理沙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唔,」剛放下茶杯的靈夢回應道:「一如往常,根本沒人來參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魔理沙低著頭,一陣沉默後戰戰兢兢開口:「那個……明天,就是我的17歲生日囉……」嬌滴滴、羞答答:這是魔理沙嗎?總將「魔法不只有華麗,彈幕最重要的是火力啊!」掛在嘴邊的霧雨魔理沙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啊,不是說好要在這裡辦生日派對嗎?咲夜答應在明天下午前把特製的魔理沙蛋糕做好,再請美玲送過來;文和萃香幫忙佈置,紫也說會來……其他……」話還沒說完,但魔理沙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我不知如何是好,這是魔理沙嗎?

        不同於以往的他微微向我壓來,在一番欲言又止後,那嬌滴滴、羞答答的櫻唇輕啓:「我……有想要的生日禮物!」

        我發現他的瞳孔中映著自己發熱的臉龐,以致來不及接話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靈夢是個不用修行就很強的人……」魔理沙則是個偷偷努力的笨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每次異變發生都由你主導解決……」這是博麗巫女的職責呀!

        「也許因為你很強,也許因為你是巫女……你、你總是對任何人都平等相待──可是!……」魔理沙逐漸激動的情緒讓他的臉頰染上紅暈,原來魔理沙也會有這種可愛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有時候,我覺得你其實根本不在乎我們!……」不在乎?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不需要努力,所以你不相信努力吧?……」我無法否認。我看不懂魔理沙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要、我不想要這樣!我不要你再用那種不以為意的態度面對我!所以!……所以!……」魔理沙強忍著一雙含淚的眼,到底是在指責我還是哀求我?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的生日願望一:希望靈夢永遠都不要討厭我。……」我並不討厭魔理沙呀!

        「二:希望我能一直待在靈夢身邊。……」你幾乎每天都來神社玩還不夠嗎?

        「三:希望靈夢答應和我交往。……」交往?

        「這些就是我想要的生日禮物。明天要告訴我答案喔!」

        魔理沙滿臉通紅,淚水早就被蒸發。橘黃色的夕陽光潑灑在我們身上,好像改變了我們原本的面貌,魔理沙的情感順勢渲染過來……「我喜歡你!博麗靈夢!」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,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魔理沙咬著下唇,壓低黑色的大帽沿,轉身,起立,我的視線有些模糊,而他的聲音卻十分清晰:「就算忘了準備我的生日禮物也沒關係的,但絕對不要忘記『我喜歡你』!博麗靈夢,我喜歡你!」他又說了一次,博麗靈夢,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,我喜歡你……魔理沙一把抓起他的掃帚,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去,快得像要跌倒了,再颯地一聲飛入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,我還記得下午時候看見的那幅藍色天空,有雲朵,白色的,然後有大樹,枝葉搖曳,是風,還有光,束狀,自葉縫間透下,一抹剪影飛過,微胖的麻雀……多麼安詳,多麼寧靜……他剛剛說了什麼?不過是無聊的景色卻記得那麼清楚。他到底說了什麼?不一樣的魔理沙。他哭了嗎?到底是我沒看見還是他根本沒哭?

        是什麼呢?我的心揪成一團,視線依舊模糊,頭正嗡嗡作響……唔!呼吸困難。深吸了一口氣向後躺下。好熱。心是熱的,身子是熱的,臉頰是熱的──啊!他的嘴唇。好熱。為什麼腦子記不住的事情卻會被身體啊、情緒啊這類一點都不理智的東西記住呢?心臟到現在還跳得很快。是什麼呢?隱約聽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──啊!一回神,這個世界變清楚了,而兩行淚互道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,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,喜歡你,靈夢,喜歡你,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舉起左手,想用袖口抹掉淚水,索性就這麼蓋住了雙眼。於是,我又哭了一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開始回想,從出生以來的記憶,一張張、一幕幕,播映到底。有什麼是值得的嗎?我,博麗靈夢,身為「幻想鄉」博麗神社的巫女,肩負整個「幻想鄉」的平衡,一代傳過一代,「博麗靈夢」是身分、是責任、是命運。我不過是宇宙生命中小小的螺絲,只要把我的位置鎖得緊緊不就是我的工作嗎?為什麼覺得不甘心?為什麼哭呢?

        博麗靈夢,你為何而活?你是誰?你是我嗎?我是你嗎?我又是誰?

        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。為什麼要對我這麼說?為什麼說喜歡我?為什麼叫我博麗靈夢?為什麼呢?魔理沙,你真是個討厭鬼!為什麼要叫我的名字!我想起「言靈」,一種言語的力量。你呼喚了我。是啊!「博麗靈夢」是我的名字沒錯。被「博麗靈夢」制約的我,被身分制約的我,被自己制約的我。有什麼是真實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,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。啊!魔理沙,你真是個討厭鬼。為什麼你總是這麼努力呢?真實的世界是什麼?人生是什麼?自己的存在是什麼?為什麼你能夠這麼努力呢?如果我不是「博麗靈夢」的話,如果我不是天才的話,如果我不是我的話,我是不是就能了解努力是什麼?了解你的努力是為了什麼?魔理沙,我可以相信你嗎?我可以相信你說喜歡我這件事嗎?我可以相信我真的是我嗎?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你說喜歡我。因為你說「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。」所以是我。「我」。不是任何前代的「博麗靈夢」,也不會是後代的「博麗靈夢」。是「我」,叫做博麗靈夢的我,被你喜歡的我,被你喜歡的博麗靈夢。

        唉!魔理沙……穿著一身黑白的魔理沙。笑容如陽光般燦爛的魔理沙。令人頭疼的魔理沙。默默努力的魔理沙。臉紅的魔理沙。說喜歡我的魔理沙。魔理沙……啊!還有說話常會加上無意義的「daze 」作為語尾助詞的魔理沙。明明是沒有意義的不是嗎?可是這就是魔理沙,不是嗎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所以……又哭了呀!為什麼會喜歡上這樣的我呢?魔理沙?可是我好高興。終於有人發現我了。不只是「博麗靈夢」的博麗靈夢。我喜歡你,博麗靈夢。我也喜歡你,博麗靈夢。……
 

        好像哭到睡著了呢……好沉重……頭好暈……好熱……該不會發燒了吧?這可麻煩……記得聽到有人在叫我……唔……博麗靈夢……博麗靈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喜歡你!博麗靈夢!」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啊!──糟糕!魔理沙居然說他喜歡我!我可是女生呀!現在是怎樣?等、等等,先撇開性別不談……「喜歡」是什麼呢?「愛」是什麼呢?是什麼啊?這問題,簡直就跟要我了解什麼是「努力」一樣困難吧!

        糟糕。才剛覺得重生而已,一下子就要面對這種大魔王等級的人生問題……啊……好不舒服。茶都冷了。還剩半杯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為什麼一副要哭的模樣呢?魔理沙……生日快樂。十二點了,這一整天,都是為了紀念你的存在而存在的日子喔……所以,不哭。有人因為你而重生了,那個人跟你說謝謝,謝謝你喜歡他,他也很喜歡你。只是他還不懂這是不是愛。不過他會努力。大概吧。




「魔理沙,你確定你喜歡我嗎?雖然你也差不多到了想談戀愛的年紀了,不過你平常接觸的人都是女生居多,而且幾乎都不是人類,所以你要想清楚,你對我的感情真的是愛情嗎?不可以因為我是你身邊最近的人就產生這種誤會,你還年輕,應該多看看,又說,你根本沒有談過戀愛吧?這樣的你懂得什麼叫做愛嗎?基本上,我對……」

── 因為靈夢並不是四季映姬,因此上面引號中的內容不可能出現! ──

        實況:「魔理沙,生日快樂。因為我覺得生日禮物太麻煩了,所以就這樣。」





這篇是我整理資料夾時意外挖到的,
那是我剛知道「東方project」之時,正逢學校有文學獎的比賽,
我就想說,寫個同人文來投小說類吧,雖然不知道可不可行,反正我就寫了。
忘記為什麼最後沒拿去投搞,我能想到的答案
大概是覺得不滿意吧。

現在挖出來,看了覺得有些地方還滿好笑!但其實修改不多。
即使隔了這麼久再看,我依然有想跟著主角哭的感覺,
可能因為我習慣用第一人稱吧,寫起來就像在演戲一樣,
若不是我融入所寫的角色,那麼就是我寫出自己的其中一面人格。

前幾天朋友問我要不要試試寫巫女的文,
然後一結束談話,我就發現其實我手上正在畫的就是
早苗的圖,收尾中……
接著隔天,我就挖到這篇寫靈夢的舊作……
反正放著不會生利息,乾脆就拿來供在我的部落格了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