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★☆ Starry.elfland ☆★
關於部落格
星光閃閃的小精靈王國
  • 36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[靈夢、紫] 新鞋踩三下

        新鞋踩三下,這是第十二代博麗最幼稚的小趣味,整個幻想鄉裡大概也只有他會認真實踐這句話。第一次聽說這句話的瞬間,靈夢小小的黑皮鞋就被踩了,在還來不及反應的一秒鐘內又被連續踩完了兩下。看著灰灰的皮鞋,靈夢小小的眼眶泛起淚,下歪的嘴哭出第一聲前,另一隻鞋也被迅速踩完了三下。儀式結束。小靈夢嚎啕大哭。

        第十二代博麗豪邁地大笑,伸手要抱起哭泣的靈夢時,靈夢甩開了他,蹬蹬蹬跑去池邊,大字型撲上玄爺的背,哭紅的小鼻子抵著溫涼的龜殼,雙手抓著殼緣嗚嗚叫著。好啦好啦,小丫頭,注意你的鼻涕別流到玄爺的殼上啊!玄爺無奈地回應道。

        玄爺緩緩飛起,眼角看見第十二代博麗站在鳥居前向他致意。真是個麻煩的巫女啊,玄爺在心底小小抱怨,轉身便飛離了神社,帶著小靈夢兜風去。

        那時,天空感覺很遼闊,魔理沙還沒開始騎掃把飛,也還調製不出火力強大到會貫穿天空的鬼東西,而射命丸跟人類的交流還沒開始頻繁。那時,從空中俯瞰幻想鄉,覺得世界好大,連綿的山脈、叢叢的綠樹、湖泊、一畦一畦的田野、小小的人家……風徐徐吹來,感覺一切都很安心,因為一切都觸目可及。

        那時,被叫為小丫頭的靈夢還不了解外面世界是什麼意思。

        只要觸碰分隔外面世界的結界,就有很高機率能遇見保護結界的大妖怪。玄爺載著靈夢降落到神社附近的樹林裡,因為靈夢一看見神社又開始嗚嗚叫了,但玄爺飛了這麼久想回池裡泡水,所以他用尾巴掃了下結界,要求換手。

        紫從間隙中冒出頭,一眼就看出又是博麗巫女的傑作,他優雅地拿出摺扇掩飾自己想翻白眼的心情。踏出間隙的紫蹲下身,敲敲玄爺說:還真是辛苦你了,如果需要我幫你踢回池裡的話我可是很樂意唷!免了免了,快幫我把小丫頭抱走吧!玄爺的白鬍子搖擺著。

        小靈夢努力抓緊玄爺的龜殼,紫的雙手拔著靈夢的腰。兩人僵著,玄爺成為戰場。

        放手啊,小丫頭!──不要!

        風聲颯颯,樹林裡留下了哭聲,玄爺已經離開。小靈夢被懷抱在紫的胸前,任誰都會說美麗的大姐姐,柔軟的肌膚,隔著布料透出安撫人心的溫度。紫修長的手指輕輕捏著展開的摺扇,搧呀搧,搧去靈夢小臉上的淚珠。

        巫女……巫女他,踩我的鞋子……我的鞋子,嗚,嗚嗚,變這樣了……靈夢哽咽著,抬起小腳,忍不住又想哭。

        哎呀!都髒了呢,那巫女還真過份啊!紫瞄了一眼靈夢的鞋,黑黑灰灰。不過你之前不是都穿草履鞋的嗎,怎麼開始穿起皮鞋了?

        因為,魔理沙都穿這種鞋,而且你看……靈夢的小手指著有花蕾絲的白襪:很漂亮對不對?靈夢露出了小小的微笑。

        哭泣過的眼特別晶亮水潤,有種勾人靈魂的深邃,白嫩的臉皮透紅,讓人想貼近去嚐上一口,帶點炫耀又稍微害羞的微笑,引人莞爾,從紫的角度看去,還有那小巧的側臉線條,以及恰到好處的上仰角度──紫為這一幕深深著迷。

       低垂的眼瞼和移往他處的目光,身著紫衣的妖怪藏不住期待,嘴角微彎。他收起早已忘記搧動的折扇,將下巴輕輕壓上小靈夢的左肩,柔聲說道:「很漂亮。」

        聞言,小靈夢笑瞇了眼,發出嘻嘻聲。葡萄色的眼眸斜眼凝視著,凝視這宛如沾染朝露的小花,如此稚嫩,惹人憐愛!就在一個鼻息的距離。

        「鞋子啊,要和你一起遇到一些困難才會屬於你,例如被踩髒之後,你幫鞋子擦乾淨,這樣你們就會變成好朋友了。」紫坐挺身子,輕輕說著。「所以呢,來吧!我借你布,我們把鞋子擦乾淨!好嗎?」

        小靈夢回過上身,看著紫,然後又垂下頭,不情願地說:「可是……我就是不想要被踩啊!」

        紫假裝煩惱地想了想,說:「那,就不要被踩啊!」

        「真的嗎?」靈夢的小臉露出閃閃期待。沒錯,再多依賴我一點,直到你離不開我吧!操縱境界的妖怪對於人性和人心同樣熟悉。

        「嘻,只要不被踩到就好啦!」像個小秘密似的,紫輕快地眨了一隻眼,好像有星星被拋了出來。

        從那之後,靈夢每次換穿新鞋時,都為了不被第十二代博麗踩到鞋子而奮鬥。最先只是逃跑,但逃不過第二天結束,後來他開始反擊,畢竟攻擊是最好的防禦,最長一次他們攻防了九天,由第十二代巫女獲勝。

        每次的新鞋保衛戰都越演越烈,觀眾也越來越多。撇去越來越少出現的玄爺,神社附近的小妖精總是喧鬧,射命丸的採訪範圍增加新的定點,魔理沙還是用跑的比飛的速度快,不知哪來的萃香一邊喝酒一邊吆喝:往左!打得好!閃躲!上啊!有空隙!踢他踢他!好啊!再來一拳!可惜啊!衝啊衝!……

        即使還沒被踩到,但保護鞋子的過程中也令鞋子蒙上了許多灰塵,這是靈夢和他的新鞋一起奮戰的證明。晚上是協定的休戰期間,靈夢會拿布細細把鞋子擦乾淨之後才去睡,隔天,他繼續保護自己的新鞋,而新鞋則保護著他的腳,他們始終共同作戰。

        紫始終都默默觀望著這一切,關於靈夢的一切,於公於私,保護幻想鄉是博麗巫女的責任,而保護博麗巫女則是紫的責任。

        那時,第十二代的博麗巫女還沒離開。

        在第十二代博麗離開幻想鄉前的最後一次新鞋保衛戰,共持續了74天。小丫頭靈夢的體術天份在這些保衛戰中逐漸開花,不過神社附近的小妖精們常常有樣學樣幫著亂踩鞋,擾亂靈夢的耐性,所以新鞋左腳三下右腳三下共六下的額度,偶爾會浪費在小妖精的混亂攻擊上。

        沒有任何預告,博麗靈夢之名的繼承,巫女職責的交接,兩天內就搞定了,很有他俐落的風格,他說: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「博麗靈夢」。──從此,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。

        當他穿過鳥居,走下長長階梯,靈夢看著他的背影,脫去巫女服改穿西服的他,給人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。直到不見他的身影,靈夢才突然追了出去,跑得太急還差點跌倒了,但卻意外發現自己有飛行的能力。

        即使飛遍整個幻想鄉,也找不到他了。因為靈夢並不擁有外面世界的常識。

        巫女換人了,嗯嗯,辛苦了,往後就麻煩您了,不會有人多問什麼,這是幻想鄉的常識。神社還是貧窮,小妖精還是胡鬧,少了一朵雲的天空還是同樣湛藍。

        對於只擁有幻想鄉常識的新任博麗靈夢,對於從小就在神社長大的博麗靈夢,對於生來就有強大靈力的靈夢,成為巫女可以說是理所當然,儘管有些麻煩的職責,但就現在的處境而言也算清閒了。

        靈夢懶散地把玩著陰陽玉,一壺茶被喝完了。原本滿滿的一壺茶,喝完變得空空,回沖後又是滿滿一壺,看得出改變嗎?過去和現在,現在和未來,改變,理所當然。只是有時候看不出來。

        「紫,你去過外面的世界吧,那是怎樣的地方呢?」有任何不懂的事就問紫,他最後只這麼說。

        為了歸還卡在結界上的陰陽玉,穿著睡衣的紫出現在靈夢身旁,卻被等待已久的靈夢一把拖出間隙,劈頭就問了這樣一個問題。

        「嗯?嗯,怎樣的地方?」紫面無表情地頓了一頓後 ,掩著嘴打了個呵欠,「該怎麼說呢……」他捱近靈夢,像隻小貓般,輕輕將頭窩進靈夢的腹前,枕著柔軟的紅裙小憩。礙於有種被抓住把柄的感覺,靈夢不好反抗,索性不吭聲。

        「外面的世界在很多方面都發展得太快速了,過度自信,捨棄自然,反而失去自己。對外面世界來說,重視心靈和精神面的幻想鄉就像是過去,而外面世界則是去向未來,但對於此時此刻活著的人們來說,都是現在,因為這兩邊本來就是同一個世界啊!」

        聽了紫的說法,靈夢對結界有了新的感受和認知。也許要花上很多很多時間,但希望有一天,不再需要結界,這意味著外面世界和幻想鄉的眾生都能和平共處,就像結界建立以前的世界。靈夢深思著。

        他的離開,或許正是跨越兩個世界的橋樑。

        「你會想去外面的世界嗎?」紫似乎打算拿陰陽玉對靈夢的身體作怪,於是靈夢快手收回了陰陽玉,再追問道。

        「不會呢!對我來說,那是個感覺不屬於我的地方。」紫由下方仰看靈夢,微笑,接著說:「嘻嘻,況且這裡有我最最親愛的靈夢啊!」一邊說著紫就伸出兩隻白嫩的手臂,勾住靈夢細細的脖子,一時不察的靈夢先把頭壓低了再往後倒去,脫離,然後用力起身,將紫給拋到地上。

        只發出哎呀一聲,紫便靈巧地側身一翻,屈膝著地,並露出相當無辜的表情。今日的紫,感覺清純可人,少了許多迷惑人的美豔,多了幾分透明潔淨,或許是這身樸素睡衣的功勞。

        雖然愣了一下,但這種反差卻也激起靈夢更想踹人的衝動,他抬起右腳,黑色的新皮鞋在陽光下閃閃發亮,靈夢毫不猶疑地往紫的臉上踩去!

        「啊啊!討厭啦!」紫呻吟著,假裝享受,一面笑盈盈地看著靈夢的腳被間隙咬住,紅色的裙擺因此往內滑攏,露出白皙的大腿。

        紫踩著輕快的碎步來到靈夢身後,一手摟腰,一手撫上那隻卡在半空的大腿,吐著氣音說:「人家,要回去睡覺嚕!不知道靈夢願不願意陪人家睡覺呢?」

        全身打顫的靈夢用力閉上眼睛,深呼吸,回過身打算要──紫掉進腳下的間隙,靈夢甚至來不及用視覺捕捉,只留下耳邊一句:「晚安囉!」

        空氣回復原本的寧靜,一陣風吹得樹發出沙沙聲,這個瞬間,彷彿剛從夢中醒來。靈夢的腳被間隙釋放後,便頹坐在地,低落著,靈夢深吸了一口氣,吐出: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煩死人了啦!」

        靈夢大字型躺下,不受重力影響地飄浮在接近地面的高度,他看著天空,剛剛的鬧劇肯定讓鞋子髒了吧,晚點要擦乾淨,這雙新鞋已經算是朋友了嗎?紫說他不會想去外面世界,感覺不屬於我的地方啊,我們都是屬於幻想鄉的吧,即使去到了外面世界……




好久沒寫同人文了,因為買了新鞋所以有了靈感,
想說趕快寫下來,結果從開始寫到完成居然隔了快三個禮拜吧...
怎麼回事啊!我記得以前只要一個週末就能完成的啊!

原本想寫關於靈夢和第十二代巫女的故事,寫著寫著,紫的戲份居然變多了,
於是就變成靈夢和紫的故事了,這篇同人文的誕生過程對我來說整個超展開吧...
不過這篇應該是我寫過最長的一篇,寫作過程也最卡,
我還在寫前面的時候完全沒料到結局會變這樣啊,有種被自己的文筆耍得團團轉的感覺,
都怪紫太搶戲啦!明明安排他和靈夢的故事是另一篇的啊!

打一開始寫就想著這次要寫得細緻一點,但寫到一半時就發現自己回復原本的快節奏了,
不過剛剛翻舊文時發現一句「風吹得樹沙沙作響」就笑了,
因為我這篇寫了「一陣風吹得樹發出沙沙聲」,覺得自己還真是沒變啊,
人都有自己習慣的常用字呢,文法也是,這就是一種風格吧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